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课题资源
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有“规范”了
发表时间: 2017-12-20 13:22:54 点击次数: 1222
 

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有“规范”了

         发布时间:2017-12-14      来源:中国教育报  

  

    1212日,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与北京广安家庭发展研究院于北京联合发布《家庭教育指导服务规范》,国务院妇儿工委、教育部、民政部、卫计委、中国关工委、北京市民政局等相关领导以及来自北师大、首师大、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委会的家庭教育专家,围绕“规范”的发布对我国家庭教育指导的意义展开了研讨。

 

  目前,中国有3亿多未成年人家庭,转型期的中国与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和价值多元化时代相遇,个人面临的各种挑战都是空前的。很多家庭存在家庭关系失衡、子女教育不当、家庭事件频发、个体成长缺失的现象。同时,我国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制度不完善,理论研究弱、专业人才少,民办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机构虽多,但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急需规范。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标准制定势在必行。

 

  人格因素主要受家庭教养方式影响

 

  “家庭是社会和谐、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的前提和基础,作为教育智库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经过两年多的调查研究和反复论证,推出《家庭教育指导服务规范》,填补了我国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标准这一空白。”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田慧生希望“规范”能够为家庭教育的决策和实践提供支持,有效推动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规范化、科学化、制度化进程。

 

  发布会上,原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副院长、北京广安家庭发展研究院院长汪卫东介绍了“规范”研制的理论构建和指导思路。“影响个体人格与身心发展的60%要素是家庭教养方式,而生养分离、竞争焦虑、家长强权,是目前中国家庭普遍存在的问题。”从事临床心理治疗30多年、积累了上万个案例的汪卫东指出:“家庭教育的主体对象不是孩子,而是养护人、是家庭整体,家庭教育的主体内容是家庭成员的人格整体塑造,是以实现个体人格完善、家庭关系和谐、家庭健康发展为目标的家庭成员之间积极影响、相互作用的过程。”

 

  家庭关系问题包括婚前问题、夫妻关系问题、家庭成员关系问题、家庭内外关系问题和亲子关系问题,民政部社会事务司未成年人保护处副调研员王新阳对此深有感触。作为一个初二男孩的父亲,王新阳经常接触到很多家长的“成长的烦恼”。他认为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基础,父母要清晰自己的主体责任。“现在更迫切的问题不是教育孩子,而是教育父母。”

 

  “在婚姻登记处,就有因为是否买15元钱的夹子装结婚证发生分歧,领证后10分钟就回来离婚的夫妻,他们将来怎么能教育好孩子?”北京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管理处调研员张锦明感慨地说:“很多家长不懂夫妻关系是家庭的第一关系、核心关系,不懂教育好孩子的前提是婚姻关系和谐。‘规范’的发布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家庭教育指导师需要“胜任力模型”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单志艳博士介绍了“规范”的应用范围和相关术语,从服务提供者、服务人员、家庭教育指导者资质、服务内容、课程设置、服务实施、服务质量评价与改进这7个方面对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提出了专业要求。

 

  “本土化,发展性,综合性,阶梯性,操作性。”单志艳从这5个维度勾勒了“规范”所要系统建构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操作体系要立足家庭建设,针对中国家庭状况进行指导,内容贯穿个体人生发展各阶段,帮助个人处理好家庭内部、家庭与亲友的关系,促进个体身心健康,涉及社会学、心理学、教育学、医学、文化学等多学科,需要培养具有多学科素养的专业化家庭教育指导者。”

 

  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康丽颖教授提到他们与北师大和东北师大共同发起建立“家庭教育学科建设联盟”的倡议,认为家庭教育学科建设迫在眉睫,“规范”也要依托学术研究,在专业性、科学性上具备约束力,“既要有理性思考,又要有教育情怀”。康丽颖同时建议参考我国台湾地区家庭教育工作者须完成20个学分共360课时(5门必修课、5门选修课)的专业资格认证,进一步细化“规范”的操作性。

 

  “孩子不上几个兴趣班,走在路上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二年级还没上奥数?那这辈子就永远跟不上别人了。”北京师范大学儿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边玉芳教授指出目前家长的焦虑中有价值观的问题,肯定了“规范”在家庭教育指导者课程设置东西方哲学基础课的必要性。“‘规范’相当于提供了家庭教育指导者的胜任力模型,明确了指导者的基本素养和能力。”边玉芳建议今后“规范”在完善过程中,把针对不同年龄段儿童的家庭教育指导,按照分类、分级描述得更加具体清晰。

 

  期待“对的、好的、社会需要的”行业自律

 

  目前,我国已有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人员质量参差不齐,少有系统化、分层次的专业培训。为了让不同层次、不同水平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从业者提升专业能力,满足千千万万家庭对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强烈需求,“规范”针对中国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现状,搭建起多维度、多层级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专业人员培养体系,为不同起点的家庭教育指导者走向专业化提供学习和发展空间。

 

  “很多政府文件的出台是基于专业组织的研究成果。比如我国新近印发的有关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的文件,在技术和专业层面就是基于互联网协会组织和研究机构的精彩成果。”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鹿永建提出,要研究“规范”对社会产生影响的路径,比如与相关家庭教育专业组织达成共识,形成行业自律的规范,“当社会觉得我们研究的‘规范’是对的、好的、社会需要的,行业自律就有可能推动政府出台更强有力的规范和法律了”。

 

  “‘规范’发挥作用需要顶层设计、学科建设、专业培训和媒体传播的深度支持。”《父母必读》杂志主编恽梅提出可以在目前的宏大体系中突出一些着力点,比如婚姻关系、亲子依恋、安全感的建立等,帮助家庭教育指导者找到与目前家长的困惑对接的“点”。

 

  《中国教育报》20171214日第9 版名:家教周刊

更多关于: 家庭教育 规范 指导 家庭 的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