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课题管理
大力提高教育研究质量
发表时间: 2016-11-07 11:15:52 点击次数: 1247
 

                             大力提高教育研究质量
                                       袁振国


    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教育科研工作,1978年,邓小平同志亲自批示恢复重建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前身为延安时期中央研究院的教育研究室)。30年来,我国教育科研取得了丰硕成果,教育科研能力不断提高,教育科研队伍不断壮大,教育科研人员整体素质不断提高。教育科研成为教育事业又好又快发展的深厚基础和强大动力,成为科学制定教育政策的智力支撑和理论保证。但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面对我国经济社会和教育事业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新挑战,教育科研与党和人民的期望还有差距,与小康社会建设及未来发展的新要求还不适应。

    在肯定成绩的前提下,下一步中国的教育科研该怎样走?我个人认为核心的工作就是要提高教育研究的质量,构建以质量为导向的教育研究的系统工程。这个系统工程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的子系统:研究本身、研究导向、研究保障和成果转化。


一、研究本身

    提高教育研究的质量最基础的或者最为根本的还是在于研究的本身、研究者的本身。中国有庞大的教育研究者队伍,不仅有5万人左右的专门的教育科研队伍(包括各级教育科学研究机构、师范大学等),而且有群众性的研究队伍。如果全国1200万的中小学教师中有10%的人参与教育研究,那就有120万人;如果这120万人中有10%的人从事教育研究,那也有12万人。这是中国特有的景观。但是研究者必须要重视研究的本身,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


(一)研究动机

    研究者首先要思考:为什么要研究?我的研究是为了什么?我写文章是为什么?仅仅是为了毕业?为了找个好工作?为了评职称?如果是这样,这就是科研的异化,教育研究将失去方向!研究者要知道论文仅仅是研究的副产品,不是目的。但是当前教育研究却严重存在这些问题,而且这种状况有一定的普遍性。研究者做研究不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不是为了真理、没有了社会的责任和良心,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学者。综观历史,被人们所敬仰的学术大师,被人们称为榜样的研究者,他们的研究都是出于对真理的热爱、对科学的追求、对民族的责任感。


(二)研究方法

    研究的核心是创新,但是没有研究方法的创新,很难有研究的创新。其实科学的发展史就是方法的变革史,爱因斯坦等人之所以为科学做出了巨大贡献,就在于他们提出了新的研究方法。科学的两个基本特征是可重复、可量化。教育学长期以来不能理直气壮地称为科学,就是它不能完全具备这两个条件。虽然这是由教育学自身的特点所决定的,但是我们必须在教育研究中注重方法,注重使用科学的方法。现在很多的教育研究的成果都是些经验性的总结,这在一定程度上与孔子的《论语》没多少差别,但是孔子要比当代人更有智慧,他的论述更加深刻、精辟。

    我认为现在被认可的教育研究的方法有以下几种:历史文献研究方法,实验研究法,调查研究法(包括抽样研究和蹲点研究,后者也称为质的研究、田野研究),电脑模拟。这几种方法任何一个贯彻到底都可以有真正的成果。但是目前的教育研究中很少有能彻底贯彻研究方法的,对研究方法选择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对选用的方法没有解释。研究者要运用方法真正地开展自己的研究,而不是把方法只罗列在论文中而已。


(三)研究规范

    研究需要遵循一些基本的规范。比如,首先要确定研究的问题。一个研究试图解决怎样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问题,也可以提出新的问题,但是不能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的研究是不能称之为研究的。其次,研究者一定要做文献综述。关于你选定的这个问题,已有哪些人做了怎样的研究,还有哪些问题要研究、要解决,这些必须查文献。而当今的研究中很多的人在重复前人已有的成果,虽然真理不怕重复,但是这样的研究是没有意义的。此外,研究的规范还应当包括概念使用的规范、引用的规范、发表的规范,等等。

    2004
年教育部已经下发了《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学术规范(试行)》,这一规范对于保证教育科研工作的健康发展,加强学术道德和学术规范具有重要的意义。


(四)组织形态

    长期以来,我国科研领域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这样的模糊认识:文科搞科研就是个人写文章。在这样的观念下,考核、评价、管理体制也不适合团队研究。虽然近几年来这种观点已经有所转变,社会发展的综合化、社会发展的加速趋势已经要求文科研究实现战略性的转变,实现从个体研究为主向团队协作研究为主的转变,但根深蒂固的个体研究方式目前依然起主导作用。

   
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态,就必须下大决心,从机制上、从组织形态上,首先是从评价机制上鼓励团队协作研究。目前的评价强调的还是个人论文和著作,将来的评价应当鼓励团队协作、集体攻关。教育研究要形成分合自如、灵活高效的组织形态。事实上,教育研究上取得重大成就的课题通常都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往往都是团队的力量。

二、研究导向

    研究导向对于教育研究的引领作用不可低估,研究导向对于提高教育研究的质量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研究导向主要在两个方面体现:课题的申报和研究成果的评价。


(一)课题的申报

    各级各类的课题的设置对教育研究有很重要的导向作用。目前采取的课题申报方式有两种:指南性申报和自我申报。我个人认为除了政治性的、常规性的、数据调查、民情调研可以规划,可以采取指南性的课题申报方式,其他的课题都应当采取自我申报的方式,特别是基础性的理论研究。

   
科学是不能规划的,这样会失去研究的创新性。社会科学研究有着丰富的历史内涵和个人经验性,研究者所从事的研究与他个人(团队)的学术积淀、学术敏感有着直接的关系。而研究者的知识和阅历是不可移植的,所以采用自我申报的方式更有利于尊重和激发研究者的研究兴趣、研究热情,从而有利于提高教育研究的质量。

(二)研究成果的评价

    研究成果的评价对提高教育研究的质量有很重要的作用,评价机制完全可能决定研究的选题、研究的态度。但是如何评价研究的成果这却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学术成果应当受到评价和鉴定,但是学术成果的判定却很难找到一个完全科学的判定标准。现在各个学校都有一些成果评价方式,国家也有一些评奖方式,这些方式都有一些标准、程序和办法,需要我们好好学习、借鉴,总结经验教训。制定教育研究成果的评价标准,做好了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做坏了将贻害无穷。


三、研究保障

    当今的教育研究光靠学者的自身努力已经很难展开,除了团队协作,社会的各个方面都要给予研究良好的保障,进行高质量的教育研究就需要更多的保障。


(一)经费保障

    如果说今天还有人认为研究就是靠一张纸、一支笔而已,那不是他无知就是在装傻。现代科研某种意义上是钱堆出来的。就像培养体育领域的冠军,我们需要投入资金为他请教练、陪练、加强营养等等一样,教育研究也需要一定的经费保障才能去开展实验、去做深入的调查、去开高质量的研讨会。只有研究的各个环节得到基本的物质保障,研究质量才能得到保障。所以我们要调整科研经费,要加大项目支持力度,而不单是增加科研项目,争取在十一五期间出一批高水准的教育研究成果。


(二)社会文明的建设

    高质量的教育研究还需要整个社会文明建设的进步。首先需要信息、数据的公开系统,这是一个国家文明的标志之一。只有研究数据、历史档案是公开的、可查询的,研究者依据的资料才是权威的、全面的,取得的研究成果才是可靠的。我们的校长、学者、行政官员应当在有一定程序保障的前提下承担被采访的义务,这样一些教育现象、教育理论问题才能展现在研究者面前。其次要有科研成果发表的保障系统。我们的学术刊物、书籍、论坛、网络都要保证有一定质量。比如,学术刊物要专业化、编辑队伍要专业化,这样才能保证稿件发表的质量。现在的科研论文低水平重复,这是编辑的水平,但更是管理水平的体现。我们要有完善的期刊、图书等的审查制度、质量检查制度。

    
此外,在现代学术背景下,如何运用和管理网络成为一个新的问题。我们注意到世界上一些重要的学术杂志,它们的电子版销量都超过了纸质版本,面对这样的一些变革,我们的管理手段等也必须做出变革。

四、成果转化

    只有研究的成果最终得到转化才能体现研究的质量,这是构建高质量的教育研究系统的一个重要的环节,也是以前比较忽视的一个问题。教育研究人员的产、学、研的意识还比较差,很多科研成果形成之后可能永远都在纸上,并没有发生实际的效用。我们需要改变这种状况,对于不同的研究成果要有不同的转化方式。

   
比如,对于学术论文,要有一定的引用率、转引率,要看它的影响因子,只有你的思想触动了他人的思想,那么这篇学术论文才得到了转化;政策报告要看有没有被采纳、被应用;科普性的文章、书籍就要看刊登这类文章的刊物和书籍的发行量如何,是否受欢迎;而提出改进实践的教育科研成果,要看它是否能够真正促进、优化教育实践。现代教育研究者要有孔子入世的精神,教育研究要加强应用性和实践性。教育研究必须高度关注教育实际,高度关注本国实际,高度重视实证研究,只有这样才能对决策咨询、实践指导、知识普及和舆论引导做出切实有效的贡献。

    总之,教育研究工作者必须树立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把个人兴趣与国家需要结合起来,更加注重国家需要;把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更加注重实践应用;把个体研究与团队协作结合起来,更加注重团队协作;密切关注国家发展和人民群众的现实需要,以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实际为研究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深入教育第一线,获取第一手资料和可靠数据,在教育实践中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同时不断丰富理论,提高教育研究的质量。(原载于《中国教师》
2008年第7

更多关于: 研究 教育 研究者 方法 的新闻
相关新闻